当前
2020-01-31 01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究其原因,曾在交通部门工作的赵文芝介绍:到2014年底,北京市人口已突破2100万,机动车保有量达559万辆,区域性交通拥堵特征明显,尤其是二环核心区,早晚高峰交通指数基本都在8以上,严重拥堵已成常态。

到了!翠屏山迎宾馆,东道主河北省政协主席付志方笑眯眯地站在门口迎候他们。

目前,京津冀各种“断头路”加起来有60余条,其中在国家层面确认的有30余条。从河北通往京津的“断头路”,有2300余公里,比北京到深圳的路程还远。

在节假日期间,大量小汽车集中出行,致使主要高速公路运输干道(如京藏、京港澳、京开、京承高速公路等)严重拥堵,从交通“云图”上看,从北京向周边呈放射状红线,犹如太阳放出万道霞光。京津冀“1小时交通圈”也自然成为人们期待的梦想!

每一个工作日,都有30万只“候鸟”往返于“睡城”河北燕郊与北京之间,如潮涨潮落。而北京往返燕郊的11条公交线路、2000个班次,以及京通、京平两大高速,难以承载这30万“鸟族”的出行往返需求。

轻松的话题,并不轻松的问题———周本顺点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“瓶颈”。

问题还有许多。比如过境大车,北京大外环货运通道由于各种原因迟迟未能贯通,常年在首都呼啸而过。在北京,pm2.5最大的贡献者就是汽车尾气。

———空港之“囧”:“首都机场吃不了,天津机场吃不饱,河北机场吃不着。”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主任武岱直言。等到河北机场管理集团总经理张彦杰发言,主持人付志方说,“这就是那个吃不着的。”这句诙谐的话,使会场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了,吉林笑了,臧献甫也笑了,大家都笑了,这笑声中有理解、有包容。

京津冀之间有“1小时生活圈”的提法:三地有多条高速公路互联互通,其中京冀之间有6条,津冀之间有9条,京津之间有4条。从理论上讲,京津、京石、津唐、津秦、津沧等主要城市之间,均能实现1小时左右直达。还有铁路:京津城际需时20多分钟,京石高铁需时1小时余。

交通是现代社会经济发展的血脉。交通不畅,人流物流信息流都流动不起来,协调发展就是空话———而京津冀协调发展的终极目标是要优化国家发展区域布局、优化生产力空间结构、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、形成新的经济发展方式。

5月14日下午,骄阳似火,车流如织。两辆考斯特中巴车从长安东街开出,驶上京昆高速。这条路是在“断头”几年之后,于去年12月25日建成通车的。

车子在黝黑、光洁的柏油路面平稳飞驶,吉林不时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绿树、田畴、桥梁,显得很兴奋。他是北京市政协主席,此行是去石家庄参加京津冀政协主席联席会议。为了了却心中已久的牵挂,也为了给会议增加一点感性认识,他们特地选择了这次体验之旅。

周本顺说,出门是河北,抬腿进京津,燕赵大地风光旖旎,值得一看。比如太行山区有红色文化、绿色生态,处处皆景。但美中不足,“断头路”不少,去的人也就少了。要是太行山高速开通了,京津人民就等于又多了一个后花园。

北京市政协副主席赵文芝说,当前,京台、京秦高速尚未全部贯通,北京与天津、河北之间有20条公路项目正在协商对接,还有一批一般路需要贯通。

什么原因带来了“断头路”?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有分析:话语权不对等,市场机制欠缺,区域发展的观念缺乏。

———铁路之“囧”:区域铁路网不完善,北京枢纽压力过大,津冀铁路枢纽地位有待提升。天津市发改委总经济师孙占明说,京津冀客运铁路网以北京为单核的放射状结构,城际间互联互通不够,导致大量过境客流经北京中转。

———海港之“囧”:集疏运能力不足,结构不合理。天津市政协副主席魏大鹏说,扮靓津冀港口群,迫切需要加强港口与铁路运输的良性互动,急需打通直达西部、北部的大能力铁路运输通道。

但,京津冀之间是“1小时生活圈”,北京城内是“n小时生活圈”。还有更“诗意”的说法: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我已经坐高铁从石家庄到了北京,而前来接我的你还在二环路上堵着。

原标题:打通协同发展大动脉 ———京津冀政协会商国家战略背景下的交通一体化之路

没有鲜花,没有客套,第二天,来自全国政协、国家有关部委和三地政协、有关厅局的40多位政协委员、专家、学者、官员直奔主题:

解决堵车问题,光靠增加城区路网密度、提高交通管理水平等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着眼于整个城市群空间布局的调整,统筹规划和建设综合交通体系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gkqrw.cn 版权所有